了解我们
01- 专业领域
02- 执业律师
03- 经典案例
04- 京师动态
05- 京师学院
06- 关于我们
07- 联系我们

京师(昆明)婚姻家事团队

400-967-0211

京师(昆明)婚姻家事团队

京师学院}

打造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的法律服务团队

深度|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看发票的证明效力

作者:商事争议法律事务部 吴迪     时间:2019-08-26

在商事活动中,买方支付价款后由卖方开具发票,似乎已成为一种交易习惯。商事主体也常常朴素地认为,开具发票就等于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或交付标的物的义务。然而,我国《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八条却明确界分了二者的关联。

一、满足条件的普通发票,方可证明付款义务的已履行

根据我国《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在两种情形下,普通发票可以证明商事主体一方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

1.合同约定以普通发票作为付款凭证;

2.商事主体之间形成了以普通发票作为付款凭证的交易习惯。

在第二种情形中,形成交易习惯需要证明商事主体之间存在多次交易往来,且每一次卖方收款后就开具普通发票给买方。同时,不存在司法解释规定的反面情形: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尽管普通发票在此两种情形下具有证明付款义务已履行的效力,但对于卖方而言,若不注意发票的使用与签收,就可能导致货款清收的困难。例如,买卖合同中约定支付现金,卖方先将发票开具给买方,则买方是否已经付款就很难举证。对此,可以提前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卖方开具发票后数日内买方付款”,或者直接在发票上签章“票到付款”字样。

二、增值税专用发票不能单独证明付款义务或交货义务的已履行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八条第一条规定,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显然,增值税专用发票仅是记账或结算凭证,而非付款凭证。在实践中,付款凭证通常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授信额度使用协议书、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进账单、支票存根等,相比增值税专用发票,它们更具有证明力和可信度。

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能够证明交易双方债权债务存在的可能性,但并不能证明必然性,能够证明交易双方的商品成交,但并不能证明买方已付清货款或者卖方已交付标的物。这是由专用发票的性质——记载商品销售额和增值税税额的财务收支凭证所决定的。要提高证据的证明力,往往还需要其他证据予以支撑,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可见,《买卖合同司法解释》将增值税专用发票与普通发票在给付的证明效力上,依其性质作了一定区分。增值税专用发票是买方纳税义务的进项税额的合法凭证,而普通发票的市场交易功能之一是收付款凭证,因此对收付款行为具有一定证明效力。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联系京师

北京京师(昆明)律师事务所
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402号建设大厦13层
400-967-0211

关注微信

关注公众号

案件咨询